双霍记 在这里我高清无码
Posts with the tag 偶尔多情:

在蜂窝以北

我总是能想起很多年前最后一次和我的朋友十三月见面,我们俩举着糖堆儿,喝着风坐在倒鸭子上说话。那天很冷,风吹过他油亮水滑的头皮,我都替他涌起一阵青紫的凉意。当时他大概是在叨叨那些随风而逝的姑娘,侧脸特别

我主沉浮

这不过是寻常的一年里寻常的一个六月,路边的花开得特别好,饭馆儿里的吃的总是热腾腾的,要做的事情显赫地摆在眼前。不过生活还是有些偷偷摸摸的变化,比如这个写博客的胖妇女硕士毕了业,在阴郁地找着工作。最要命

孩子气的纪念碑,暨年终思考

这么多年以来,我和写字一直保持着一种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作为一个12岁就踏入理科实验班的蛋疼少女,在写字这条路上,我从未真正上道儿,可还是二皮脸地耗着。我写过剧本,开过专栏,得过点奖,可惜至今一提笔,

别忘了最后的数学题呦

这些日子走背字走了老长时间,好多人和事用千奇百怪的方式跟我拧着干,以至于我都要默认苦大仇深是生活的主旋律了。于是在得知所有的危机一个个都解除了的下午,久久没有平静的内心终于平静,无以得瑟,只好摔了一跤

自我否认

观众朋友大家好!又到了一月一度的自我否定时间了,本次节目是由大姨妈赞助播出的。 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有:你恁么嘛嘛都不行呢?学过的你恁么都忘了呢?你恁么这么胖呢?你的未来恁么这么渺茫呢? 本期节目就到这里,

这一刻我想起的,下一刻就不会有任何痕迹(上)

这张照片虽然被我做成剪影,还是能看到左手食指上戒指的轮廓。手指上已经有了一个浅色嫩嫩的圈,我有时会跟别人自嘲,你看,这代表单身的戒指都赖上我了。怕是摘不掉了。 本来此刻我是在一篇题材正经,写法不正经的关

如果没人借我一双慧眼,那就干脆不要看清这个世界

Floyd在迷墙里唱到,我不需要拥抱我的手臂,不需要安慰我的药品,我看清了墙上写的什么。别以为我需要这一切,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墙上的一块砖。 可惜在没能看清这一切的时候,拥抱我的手臂,安慰我的药品,都成

这一刻我想起的,下一刻就不会有任何痕迹(下)

(接前) 这一刻我想起的,下一刻就不会有任何痕迹 07年4月。他要在给法国访问团的演出上唱歌,就是这首菊花台。虽然他说话不顺溜,可是唱歌很一流。我是他的下一个节目,演哑剧。他唱歌的时候我躲到后台的监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