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霍记 在这里我高清无码

停业整顿

赶在全民和谐的时候,我想把双霍记停业整顿。虽然日IP依旧保持了那个状态,但是留言数显著减少。总这样停步不前实在让人很沮丧。春天是个适合改变的季节,听听大家的意见吧。

不生动,就生猛

重新回到高丽的第二天,我已经不想再描述回来的过程是多么艰难了,总之很艰难就对了。飞机上跟一个伯伯搭讪,我的初衷是下飞机求他帮忙搬行李,结果聊了一路才知道人家是转机去洛杉矶的。我处心积虑的小计谋就这么毁

解锁

每天下午的这个时间,银行里的人都很多。她站在长队的中间,前面是一男一女,两人都三十岁左右,女人很高,男人比女人矮掉快半个头。她站在这一对男女身后,默默地等着。 她从包里掏银行卡,被她丈夫包在一个纸包里,

我需要一场自杀

我做出的所有努力都毁在一场病上,毁在一场缺席的考试上。我带着满后背疮痍在那场缺席的考试后背水一战,完全靠看书自学的这门课,期末的成绩已经达到了我的极限了。可惜依然没能抵消期中考试因为缺考导致的那个赫然

脱下你的伪装,我们一起裸睡

有一天上韩语课的时候我旁边美丽的新西兰女人看着我膝盖上摊着的公共政治经济书,很有兴致地问我,这是一本小说吗?我很没兴致地跟她说,我多希望这是一本小说。 当时在书店买书的时候我抚摸着这本Intermedi

就让我留在半梦半醒之间

一年前的夏天我失恋了。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生活里某个很重要的部分被强行抽离的空虚,所以我选择用随叫随到的眼泪填满它。记得那时我常常觉得孤独,尤其害怕一觉醒来。每当早上我睁开眼睛,恢复意识后脑海里的第一个

一个人的秋收节

昨天在床上和枕头被子厮混了一整天,所以半夜倒是瞪着血红大眼看了一夜电影。凌晨的时候突发奇想,临时决定要去某个旅游景点感受一下高丽的秋收节(其实就是中秋节,但是捍卫祖国文化坚决不说是高丽的中秋节)。上网

直欲数秋毫

我对于天津的感情,就好像一个男人对自己的糟糠之妻。栓在身边长相厮守,就有诸多不如意让我疾首蹙额,周围形形色色的女人似乎都有资本让我逐逐眈眈。然而有一天真离开了她,她那些平时我发现不了的好处,反而让我在

Hi,我是淫贼

选课的时候我在英文写作和Syntax上纠结了很久,但是最终选了一门很光怪陆离的发音学介绍。Syllabus上写到,第一课讲人和动物发声的区别。于是我给这门课起了个爱称——咕咕嗝儿。这是我最熟悉的一种动

这一刻我想起的,下一刻就不会有任何痕迹(上)

这张照片虽然被我做成剪影,还是能看到左手食指上戒指的轮廓。手指上已经有了一个浅色嫩嫩的圈,我有时会跟别人自嘲,你看,这代表单身的戒指都赖上我了。怕是摘不掉了。 本来此刻我是在一篇题材正经,写法不正经的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