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霍记 在这里我高清无码

翻出来一帽子(非常多图)

弄这照片可累死我了,雷锋叔叔这个pose真难学,我眯眼吧,不像好人;睁眼吧,又觉得黑眼球真碍事儿 在屋里转悠半天,手里攥个嘛好呢?想来想去,还是大葱吧,显得我特别水灵,恩恩 我爸是一个伟大的、有啤酒肚以至

家里蹲(2P)

上大学之前我特别不喜欢呆家里,从小就习惯了活动演出上学三班倒,对付完了一堆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再对付作业,还得挤出时间谈恋爱,真是日理万鸡。所以大学之前我连qq号都没有,没时间也没闲心。后来我上了大学

吃罗罗

小时候有一阵很流行郑钧的歌,回到拉萨,灰姑娘,赤裸裸。大街小巷到处都有黑洞洞的大喇叭,里面传来郑蜀黍撕心裂肺地表白:我的爱,赤裸裸,我的爱哎,赤裸裸。我那个时候才五六岁吧,我太纯洁了,纯洁得连嘛叫赤裸

轻点磕(1P)

最近新闻发生了一些事,我妈说,这人啊,真是不能跟钱死磕。 最近朋友发生了一些事,我妈说,这人啊,真是不能和爱情死磕。 最近亲戚发生了一些事,我妈说,这人啊,真是不能和命死磕。 我就想了,那人活着,还能跟个嘛

回家(3P)

每次回家总觉得自己好像从没离开过家一样,可能是我不在家的周期太短,不到四个月的一学期,过起来很长,过完了觉得真快;也可能是我在天津生活的时间太长,每个地方都在脑子里印得太透彻,离得再远,闭上眼,也一样

陈升

牡丹亭外雨紛紛 谁是归人说不准 是归人啊你说分明 我把我心予你身 坏人兄推荐的陈升的这首歌,我改掉了最后一句歌词。为了感谢推荐这首歌,为了回馈那个很长很长的文档,为了不辜负你想看我照片的期望,特别为你贴一张姑

两尺半追求(多p)

冬天终于来了。虽然它早就来了,但在我脑子里才刚来。有这么几件事标志冬天来了:汉城下了一场不到十分钟的大雪;我的脸过敏得跟刚从炭里扒拉出来一样;呼呼地胖了好多好多斤。 对于季节我永远属于反应迟钝型,前两天

姑娘有张爷们儿的脸(多P)

事情起因于一把眉毛剪子,我闲着没事干,手就招欠了。这件事的结果就是我没有眉毛了,眼睛上像挂着两条秃毛笔尖儿。所以出门必须得描眉毛,不然东缺一块西秃一块的,很恐怖。后来我试了试把眉毛描得很粗,镜子里就出

你丫

最近在好多不同场合,有人跟我说“你丫”如何如何。像博客评论里木头龙跟我说的,他不是北方人,反倒觉得这个称呼显得很亲昵。要是因为地域差异,那我特别能理解。以前我老管别人叫“混球儿”,觉着这词儿特可爱,你

开膛(多P)

作为一个经济学专业的学生,解剖小白鼠这件事点燃了我对生命科学的热情。实验的前一晚,我兴奋得到处跟人嚷嚷:明儿我就要动刀子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实验之后,我又开始嚷嚷:我的双手终于沾过了无辜生灵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