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霍记 在这里我高清无码

幺蛾子

撒丫子欢乐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我们又将迎来我滚回棒子国的日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忽如一夜春风来,我不给力地病了。在一个恐怖又痛苦的下午之后,大夫为我开展了我大学三年第一次的输液活动。好在病来得急,去得也

绝情客

今天约了和哥们三国杀,之前顺道儿和刘姥姥的女朋友见了一面。刘姥姥是我一个旷日持久的朋友,虽然叫姥姥,但实际按性别说应该是姥爷。对哥们老婆这种裙带朋友,我总是很羞涩,因为不知道我的朋友跟他的朋友是恁么白

把脚丫子踏向草原

本来今年实在不想出去旅游的,要考妓,要考脱,还得陪魏大爷,时间相当紧迫。但是时间就像膀胱里的水,尿尿总会有的,而且每年夏天我们全家必要出去旅游,所以无论如何都要陪爸妈溜溜。远的地方没时间,就近近地开车

青春的赞歌

最近常常屁股疼。屁股的舒适程度是我衡量生活质量的一个重要标准,所以我觉得最近活得不太好。为了改善落魄的现状,我常常蹲着,晾晾屁股。蹲在椅子上干事儿,由于两条粗壮的大腿的介入,高度提升了,视野就一下子开

两年就这么过去了

我都把我博客开了两年的这个茬儿给忘了。今天写个日志纪念一下也是因为正在用自己的笔记本,里头有WLW。天天我懒的啊,都不想翻开笔记本,就想咣当一下子把屁股深深地埋在家里的大肥黑皮椅子里,然后用各种离奇并

决心书

最近有一位厚爱我博客的朋友常来发不是垃圾评论的垃圾评论,内容涉及鲨鱼乱同学的贞操,以及我的智商,短小精悍,一针见血。可惜啊可惜,这位朋友的背景动机来龙去脉我早就知道了,在事不关己的时候就知道了,而且这

唉,真坚挺啊

本来实在是不想理的,但招欠也得讲究个度,太过了就腻歪人了。上一篇日志里说了,最近有人总发评论骚扰我和sharkchaos。没想到很快就波及到了在我博客有链接的其他朋友。如果只是骚扰我们也就罢了,别的朋

解码

昨天在麦当劳看到桌子角上贴了奇怪的方块图形,说是能解码出点嘛。我不明白,问学计算机的鲨鱼乱,才知道那是二维码,能编译进字符。还讲了很多,比如角上的三个小方块是用来定位的,中间黑白相间的一堆乱七八糟的格

让大爷调戏一下(4P)

暑假去了一趟广西,拍了一堆 照片 照片 照片。我爸挑了一张,放大成一米八的幕布挂家里了,糊上了半面墙。原图在这里。 啊这是谁家的小媳妇儿啊,长这么漂亮 mm,送你一支玫瑰花,嫁给我吧 来,给大爷笑一个 哦对,你一直

翻出来一帽子(非常多图)

弄这照片可累死我了,雷锋叔叔这个pose真难学,我眯眼吧,不像好人;睁眼吧,又觉得黑眼球真碍事儿 在屋里转悠半天,手里攥个嘛好呢?想来想去,还是大葱吧,显得我特别水灵,恩恩 我爸是一个伟大的、有啤酒肚以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