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我目前的脂肪走势来看,live long的目标可能会被糖尿病脂肪肝及心脑血管疾病所阻碍。而prosper,这的确是我现在的生活状态。

其实真的很想好好写一篇日志,关于这几个月来痛苦的挣扎和最后解脱的得瑟。但是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每天都很忙。虽然我曾经信誓旦旦地蹲在地上看着我那堆高跟鞋,然后咬着后槽牙跟我闺蜜说,等我都折腾完了我要死在九厘米的跟儿里,但是真折腾完了,发现新的折腾又开始了。高跟鞋依旧没有机会碰,妆依旧没有时间化,厨房里依旧只是些简单的西菜,日志依旧停留在这个月初我对于某些不平蛋疼的牢骚。生活太他奶奶的充实了,每天奔波在学校的各个角落,上课,找教授,参加各种活动,赶一个又一个风不平浪不静的deadline。连饭都常常没有时间吃,有个毛心情装点我这尿痛尿急尿不净尿等待的人生。

虽然很忙,每天回到家都累得想把自己丢到洗衣机里滚两圈儿再提喽出来,但心里真的很快乐。活到这么大还没有很用心地为自己争取过什么。没学过主持,愣是搞了十年主持人还搞出了点名堂;学了两年扬琴,就得了俩天津市第一;没有多爱党,就被各种敏感词接见了两次。因为一直顺风顺水,所以不懂得努力有多重要,以为仰仗着脑子里那点稀汤寡水儿就能搞定这辈子层出不穷的所有事儿。现在终于明白了,所以要努力了。

我要努力,去念妓院管理学的PHD。做一名优秀的老鸨,在群众的赞叹声中卖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