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本来应该是期末考试前最后的休闲时光。各个俱乐部开始汇报演出;学生会主席竞选人开始在课间巡回演讲;学校里散布着各种问卷调查。我这学期选了一堆考试时间莫名其妙的课,前两天刚刚考掉了知识产权法,下周一考传媒政治学,下周日考博弈论,之后再隔一个星期,就是期末考试周了,俩考试和俩paper的deadline。所以我一刻都不能闲着,考完这门就得马不停蹄地准备下一门。每天一睁眼就上课去,回到家屁股就跟抹了五零二一样,跟椅子耳鬓厮磨,直到闭眼睡觉。

 

到今天为止,还有整一个月回家,这段时间最难熬。以前都是掰着指头数天数,现在是看着日历数考试,考掉一个就想,再考X个就回家了。

 

有的朋友说我日志越来越短。以前我写日志都是在走路的道儿上琢磨,琢磨好了个头儿,回家跟拉稀一样呼噜噜地写出来。现在不行了,每天脑子里百转千回地就是距离下一个考试还有几天、我还有这么多没复习、我该怎么办、啊对面来了一辆车、我要不要跑过去让他撞死我、可是没撞死我怎么办、没撞死那太疼了、那还是别撞死我了、不撞死就还得考试、距离下一个考试还有几天、我还有这么多没复习、我该怎么办……

所以说,这日志没法儿不短。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些只是知识产权法这一门的笔记,全手写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拿印过东西的A4纸背面记的笔记,因为实在没心情没时间买本子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初秋的时候我拍的这张照片,意为我和杯具。我一直留着这个图,等到有杯具时贴到日志里。这一天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