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常屁股疼。屁股的舒适程度是我衡量生活质量的一个重要标准,所以我觉得最近活得不太好。为了改善落魄的现状,我常常蹲着,晾晾屁股。蹲在椅子上干事儿,由于两条粗壮的大腿的介入,高度提升了,视野就一下子开阔了许多,打三国杀都有一种高瞻远瞩的气势,觉得自己非常牛X,当然是说不看胜负结果的话。

 

夏天了,天比较热,我不爱出去,怕被晒。下雨凉快,我也不爱出去,省挨淋。所以我基本都不爱出去。除非有人求见,或者是陪魏大爷。求见我的人我认为应该很多,但貌似更多的人选择不跟我说,所以搞来搞去就总是跟那几拨人混。至于该大爷,陪得虽然比较多,但是一陪就是一天,所以我总是习惯性地把这一天都不算天。所以我总是说,我天天在家呆着。

 

其实在家呆着很好嘛,至少不用穿衣服。裤衩儿还是要穿的,因为我要保护屁股。平常套个腰围四尺八的大裙子,让我自我感觉比较瘦,再加上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图案,在家走走vintage路线,显得我比较有品位。而且这裙子的好处是该遮的地儿都瞅不着,但是四面兜风,站在厨房里开着房大门儿,一阵穿堂风掠过,我变身一只呼剌剌的面口袋,感受着凉风顺着胳肢窝一路抚摸着我白白的,柔软的,此起彼伏的肚皮,然后一个小时后我开始拉肚子。生活显得特别地美好。

 

最近阴雨绵绵,心情比较低沉。所以我把体重秤藏起来了。

 

刘姥姥送了一面秀气的铁艺镜子给我,作为他去上海的临别礼物。我不禁感慨男人就是不会买东西,巴掌大的镜子,恁么照的下我电饼铛一样的脸?只好拿来剪脚趾甲。

 

和魏大爷过完七夕,打算跟爸妈去哪儿溜达溜达。时间太短不能去太远的地儿,近巴巴儿的来一趟,算是履行了每个夏天都要旅游的习俗。我提议去北京通县,看看这个传说中四季如春风景如画的国家,以此缅怀一介流氓郭德纲先生。虽然看见他戴条大金链子特别地欠抽,但是看不见戴着大金链子的他心情会很空虚,想抽人都无的放矢。所以求求各有关部门,留着他让我一边儿乐一边儿骂他欠抽吧,憋死青春少女是要偿命的呦,我会代表月亮惩罚你的呦。

 

20100807(010)

电脑里就这一张照片了。半小时写了这篇日志,虽然忙里偷闲心中有愧,但前路仿佛被照亮了一般,特别地开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