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长过来的这23年,只犯过两个错,小错和大错。错过来的这一路显得特别崎岖,但也还平铺直叙。

错得太多,练就了一种没心情患得患失的厚脸皮和缺心眼。但是在一个瞪着眼睛瞪来天亮的深夜,忽然想要有点改变。

讲哲学的书看了这么多,没有看通,反而越看越糊涂。我是谁,我怎么样,很糊涂。我该成为谁,该怎么样,很糊涂。是该根据我是谁来怎么样还是该用我怎么样来定义我是谁,很糊涂。

于是后来也就不太想再去思考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只是觉得现在不够好,是时候去做个更好的人。

最爱的姑娘

北卡,公费旅游

我的真基友。有老公,已婚多年,纯闺蜜和逛街好伙伴

Durham,基友带我去看drag show

正经照一张

闺蜜家喝酒吃肉,乐得跟一朵花儿一样

去拳击场被虐前的幸福场景

在基友家调戏他老公的姐姐的孩子,和我的西班牙名字一样的小萝莉=)

几年前同我一起开博的那么多博友,如今只剩下了一个我。我们一起搞的环保网站,域名也归了了某个国外购物链接。当然,新网站层出不穷,求链接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只是我也没有精力再去一一回访苦心经营。于是现在终于可以放心承认,这个双霍记,其实从来没有高清无码过;你在这里认识的我,其实从来就不是我。承认这一点,是因为已经不在乎了。不过我不会走,可是也不会再像从前一样留下。换一种方式,告诉你双霍其实只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