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双霍记还没人看的时候,我时常春心荡漾地说,要是有人抄我多好,抄我就说明看得上我。时光荏苒,如白居易过隙,我终于发现,发春时的思想意识活动,都是没有占用太多脑细胞的。虽说我现在对博客也就那么回事儿, 但偶尔发现抄袭的,也还是挺无奈的。

 

对于我一个毛都不是的人来说,有人抄我是看得起我,我特别感激,打盆腔到胸腔,撕心裂肺般地那么感激。但是我真觉着我不咋地,抄我等于断自己前程啊。我虽然说还没有在缺心眼儿、不靠谱和二百五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但毕竟也是做出过一定成绩的。按照我这种风格搞也就罢了,整句整句地从我博客上往外搬,是不是就有点对自己太不负责任了。每篇日志读起来都似曾相识,但细看还不是原文,因为东拉一句西扯一句,简直就是对双霍记的一个高度提炼汇总。不过我读的时候内心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温暖,因为如果不是把我博客认认真真地琢磨过一遍,是没法儿做到如此凝炼的概括总结的。但是,我的重点是但是,作为一个自私自利的、小心眼儿的、没有气量没见过世面的女人,我对这种行为还是很鄙视的。

另外关于不加原链接转载,上文提到的抄好歹还有一定技术含量,整篇贴过去就为了凑帖子数儿,简直是玷污了我蹲这儿打字所容忍的一番屁股疼。不过这个事儿屡禁不止,广大博友都大受困扰,让我邪恶的内心稍稍得到了平衡。但是我在此对喜爱双霍记、并且喜爱到处贴双霍记的朋友,有一个不情之请,下次能不能别把我往卖大力丸的那儿贴?我虽自知没多正经,但性别注定我此生与大力丸无缘,为何偏要以我力所不能及之事苦苦相逼?叹叹又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