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星期以来没有发生很多事,但发生的事个个都在killing me。人生中第一次,真的是彻彻底底的第一次,有一种强烈的绝望的感觉。身边的人都很恐惧现在这样的我,因为从来没见过我这么脆弱,甚至差点动用心理医生。我自己也没见过自己这样,也很惊恐,但是忽然发现自己无助的时候还挺娇媚的,也算意外收获。

很感谢这过程中陪着我的每一个人,好姐妹蓑衣,东方红,啾啾,may,还有一直当闺蜜的哥们PP,以前我24小时嬉皮笑脸,现在我24小时愁眉苦脸,能一直陪着落差如此大的一个神经病挺不容易的,比我当这么一个神经病还不容易。也感谢魏大爷,我对男朋友要求不高,但是他做的比我预想得要很好。最感谢爸爸妈妈,家永远是最让我安心的地方,回来了,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我关了评论,是因为不想让人猜发生了毛事。毛事都不重要。所有的感受我都记在我自己心里,这是我自己的事。这几个星期以来所有的痛苦和折磨都是我自己的事。有一天我把裤衩儿脱下来然后把脑袋钻一条裤腿儿里把另一条裤腿儿挂在房梁上吊死了也是我自己的事。等我经历了这一堆外部的内部的咎由自取的听天由命的打击之后,成长了牛掰了超脱了,我再跟别人显摆,那时就是别人的事了。

无论是生老病死,还是痛苦折磨,我都得坚强,并且真心努力地不给自己留遗憾。我不拿裤衩儿吊死,因为裤衩儿有猴皮筋儿还不结实。我还得好好地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