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长时间没写日志了,因为觉得没什么好写。其实似乎真的是有很多好写的,千里招招地,我滚到了宽广粗壮的美国,先是访问了魏某所在的加利福尼亚,然后滚到了我会翻来覆去滚一年的波士顿。可惜不知为嘛,我也没有一点新鲜感,特别平静,跟死了好几年一样。日子过得特别润滑,以至于博客这件事都要忘了。不过好歹我还有良知,没有拖欠大猫叔叔的服务器钱太久,只拖了俩月,比上回拖半年有了长足的进步。希望明年这个网站还能活着,这样我就有机会向大猫叔叔表达我再不拖欠的坚定决心了。

B市是一个很蓝红的地方,天很蓝,楼很红,挺好看的。我每天坐地铁上下学,说是地铁,其实就他奶奶是电车,像一条沾满了草末儿的大肉虫子,在绵延起伏的电轨上蠕动。我每天跟着它上下左右地蠕动,要蠕半个小时才能蠕到学校,特别悠闲。好处是能在车上看书,弥补一下没有时间看闲书的缺憾。坏处是经常看得太入神,直接坐到终点站去了。不过没什么大不了,我有我奥妙,这时,另一个住得离学校远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我家是倒数第二站,坐过站了走两步就回家了,休闲娱乐两相宜,特别美好。

我和两个国际友人一起住,一男一女。国际女友人和我相当熟络,是个美式90后;国际男友人不常搭理我,因为他说话非常含混,嘴里跟含着个螃蟹似的,我经常听不懂,于是我们俩尽量避免过于悠长的对话。他俩都拥有杠杠的美国国籍,但是身体里都奔腾着五颜六色的血液。男的是墨西哥和美国混血,女的是美国英国爱尔兰意大利……等多国混血,so多以至于她自己都搞不清楚,不知道她的祖上是不是特意为了追求这种效果而到世界各地巡回借种- - 总之,我们家里的三个人,没有一个是正经的美国人,每人掌握至少两门语言,包括:英语;西班牙语;日语;中文;韩语。也就是说,我们仨要是打个架,骂起人来那真是花里胡哨儿的谁也听不懂。

总体上,我觉着日子过得挺旧的。除了地方换了,语言换了,基本感觉跟在汉城一样。我妈说我属寄居蟹的,在哪儿都是过,要多少是多啊,要啥自行车儿啊。所以过得挺好的。

对了,双霍记已经三年了,三年比我谈过最长的恋爱都长哇。订阅数还是稳定在1400多,我还在怀着狡黠的心情让人看,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怀着狡黠的心情在看我。因为我交了服务器的钱,所以可以预见未来一年,我还会死皮赖脸地混在这儿,哪怕评论数已然找不到当年的辉煌,我也不可能再像三年前那样,在WP中文界活跃得跟吃了摇头丸似的。我还是那个我,只不过双霍可能渐渐地要变成一个霍了。

BTW, 我终于终于看完了四世同堂- -一本书横亘了两年才看完,也算人生里的一个奇耻大辱了。但是真是本让人回味无穷的好书啊。今天开始看在二手店两刀买到的Art and Civilization,虽然是本教科书,但是把它当闲书来看,算是完整了我人生中理想和现实的风雨兼程。未来的路还比较绵延呢,要勇做蛋疼不揉的油墨臭少女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