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日那天晚上我跟下图(特别往下)中的部分人,趁着不深的夜色,在凶恶保安的眼皮底下,在车水马龙的主干道上,翻栏杆儿爬墙,穿越层层灌木丛,翻进了我的中学母校。作为一个警察之家的乖女儿,我人生中第一次干这么疯狂的事。后果就是磕得腿上全青了,手也擦破了皮。但是真刺激啊,跟保安斗智斗勇,有一种演特务片儿的感觉,简直就是免费真人CS。

 

翻进母校是陪其中一个哥们儿追忆似水年华,到那些对他而言曾经发生过故事的地方,感慨一下世事的无常。有些地方其实对我而言应该也很特殊,但是我毛都没有想起,都忘得差不多了,毛感觉都没有,平静得要是测个心电图,绝对没有哪怕半次的大跳。所谓初恋多么地刻骨铭心啊难以忘怀啊脸红心跳啊,我用坚强的意志证明了这个命题为伪。倒是挺为这个激动的。

听哥们儿们说自己家里或者感情上的问题,各种各样的难问题,难到除了当事人,别人几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我感觉我去那一趟,目的就是为了磕几块儿青+流一堆眼泪。同时有很多感想,还有特别大的警醒。觉得自己太他奶奶的幸福了,跟别人比,自己的精神文明建设搞得太到位了,有一个完满幸福的家庭,有一堆疼我信任我的哥们儿姐们儿,有一个虽然嘴上总损但其实心里很爱很崇拜的男人,我还一天到晚叨叨毛,除了好好珍惜还有毛可叨叨。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啊,所以要努力制造缘故去爱和接受爱啊!恬不知耻嬉皮笑脸地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有这么深刻的感动,想要对每个对我好的人亲一口。以后要更虔诚地看待曾经眼里的那些理所应当,并且更用心更宽容地去生活(这一段建议读者眼里冒着金光去看,我是多么深情又正经的啊,这是多么难得的啊)

 

前些日子脚的肌腱给挫伤了,至今没好,还得穿着九厘米高跟鞋去实习。瘸着腿去参加了好几个饭局,包括下面这个:

照片 001 照片 0031

十年了,第一次正经合影,真不易。右侧截去了一个死活不愿上相的人- -

有时候我也不明白我是怎么和这帮歪瓜裂枣的男的混在一起的。他们玩的dota啊嘛嘛的我嘛都听不懂,虽然从来没拿我当女的看,但作为客观上的唯一女性,我存在的目的就是被他们来回来去损,比如我一个娇艳动人的美少女生生地被叫做翼德,以至于都快忘了我本名儿叫嘛了。

不过一个人在国外漂浮,经历了很多变态狗血的人和事,除了魏某,只有和他们在一起最简单最纯粹最开心,也是这么多年来遇到的最真实最善良的一伙朋友。承蒙关照无以为报,我用一柄妩媚的丈八蛇矛,向苍天祈祷这照片儿里的所有人都能过得好。

 

轰轰烈烈的实习已经拉开了序幕。因为被安排在银行窗口儿服务,所以要统一着装。可惜了我特意从棒子国带回来的一堆白领状的衣服,全他奶奶地穿不了。制服是一套大肥褂子大肥裤子大肥衬衣,特别有乡下大娘的风韵。我回家跟魏某叨叨,魏某说,不是漂亮小姑娘还去不了窗口儿呢。魏某利用他多年来看美女积累的丰富生活经验,拐弯抹角地对我的外貌进行了赞美,我特别地满意。

 

当我通过各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发现自己写的句子被别人、甚至是和我有某种微妙关系的女人,一个字儿不落地抄到自己日志里时,我这个小心眼儿的女人一瞬间膨胀了起来,心里的满足感跟刚吃完两斤包子一样,撑得我就是走到人生尽头也可以含笑离去。所以你们继续抄我吧,狠狠地抄我吧,用包子把我撑死吧!来吧!我爱你们!

 

20101007(002)1

这照片儿还是秋天拍的,我也不知为毛一直没有看到。当时比现在瘦多了,祖国简直是大饼脸的培养皿啊,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