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汉城两年多了,购物的地方逛得滚瓜烂熟,可是有的名胜古迹依旧没去过。不是不想去,是受的刺激太多,不敢去了。刚来高丽时去了景福宫,那可是汉城最大的宫殿群啊,结果一个小时就逛完了,我还以为刚进门儿呢,仔细一看,居然到头儿了。不是亵渎高丽文化,但真就是故宫里厕所都比它大。所以从此之后就对汉城的名胜古迹失去信心,就这一亩三分地儿,还烧掉个南大门,与其去逛在国内三等景点都算不上的古迹,还不如蹲女子大学门口儿看美女。

但是刚考完试的人是很烧包的,在家闲着总觉得是对时间的一种亵渎,所以尽管不抱任何惊艳的希望,我和蓑衣还是乐悠悠地跟遛弯儿一样,去逛了逛汉城的俩“世界文化遗产”——昌德宫和宗庙。总的感觉就是,这点东西都好意思叫遗产,那以后我的大裤衩儿也别扔了,留着当传家宝得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其实参观的人并不多,但这个地方的游览规矩非常古怪,一定要攒够了一堆人,然后大家跟着导游一起走。每个景点的前后都有大叔堵着,既不许你拖后,也不许你超前,跟赶羊一样轰着人跑。至于为什么订这个规矩,我们想了很久也没有得出结论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个就是大殿的配门儿,仁政门

前面杵着的那个粗壮的东西,是我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按照品数排列的石头墩儿。当大官儿太冒险了,我就做到五品就好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个门的名字我很喜欢,进膳门,是不是一进这个门就可以吃饭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后面的那个地方叫熙政堂,是皇上好好学习天天想上天天向上的地方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里的建筑地大楼疏,所以没有中国的“钩心斗角”

而且除了大殿,房子都很矮,超过一米八的人进去得先把脑袋削下去半拉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哇这个大殿好宏伟好壮观好富丽堂皇耶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鲜艳的照片里面有个门——这才叫艳照门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艳照门2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艳照门3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跟烈士陵园似的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个门通向曾经肉欲横流的后宫,我是个正经人,所以我没有看

其实是不开放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小松鼠溜进宫殿里了,抓拍到的

前些天跟某些人兴高采烈地讲述遇到小松鼠的经历,结果因为描述不科学被鄙视了半天。不就是个小松鼠么,小人儿书上好些画儿了,我还是认识的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个殿20世纪初被烧得精光光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所以我乐得后槽牙都能瞅见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觉春门,这个名字好淫荡啊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嘛嘛门,这年头全是门,管它是嘛,先搞下来再说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宫殿的屁股后头,这个规模当故宫沙盘都不够格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个小男孩刚学会走道儿,还不利索呢,可是特喜欢自己蹦蹦哒哒地走。他爸爸妈妈也不管他,我就一路跟着他屁股后面看着他傻乐。后来终于逮着机会让我摸摸他了,他想上台阶儿,自己又上不去,我就攥着他小肉手带他上台阶。后来他爸爸吹口哨儿叫他,他就又颠蹬着小屁股找爸爸去了。总之特别可爱,像个小肉球一样,所以我和他惺惺相惜。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用这个方法照个合影儿吧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后来我们就结束了愉快的昌德宫行程,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宗庙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个门有对身高175以上人群的种族歧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去宗庙的路上我们一直在沿着外围墙找入口。蓑衣跟我说,这个围墙好长啊,估计里面很大。进去之后发现果然很大,可是几乎只有这一个宫殿可以看。而这个宫殿里头不开放,外头又光是一堆木头杆子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我们俩终于有了一张难得的合照了。朋友的脸全做马赛克处理,毕竟人家不像我二皮脸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由于太无聊了,我们俩就跑去看小电影了。这个电影的观看者都是50岁以上的大叔大妈,内容是如何祭祖。我看得津津有味,但蓑衣最后还是睡着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最后和宗庙的小池塘合个影

 

 

SM1,考试之后把家里重新布局了一下,整理出很多空余空间,家里一下子显得很大。下一篇日志贴图显摆一下吧,哇哈哈。

SM2,十三月前些天大半夜地把我搞哭了,本来心眼儿残缺不全的我,在他的刺激下开始悲伤地怀疑人生。第二天十三月开始跟我道歉,我一句话都没有理他。我一反常态的沉默让他很害怕。到最后我实在憋不住了,只能跟他承认,我没理他是因为我实在想不起来他一开始惹我的起因是嘛了,光记得后来太难过了大半夜买了好些冰棍儿吃。不过听人道歉真好玩,非常有满足感。我准备多勾引几个人伤害我,等他们道歉之后我再一笑而过。

SM3,一考试就胖,考完试更胖,可能胖就是我的宿命了,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口气儿把我吹爆了,不要让体重秤循序渐进地打击我,对秤对我都是一种折磨,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