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礼拜五到礼拜一,4天,90多个小时,我睡了8个小时40分钟。长期睡眠不超过五个半小时,每天两点多睡,七点二十起。偶尔只睡三四个小时,五点多起,就听着山上破碗寺的晨钟起床。礼拜一考完political media去上biotech,屏幕上的一个细胞在我眼里都快变成个组织了。老师在黑板上写,make a move,我惺忪着一看,还以为是make a love。

生日跟没过一样,没出门,没吃好吃的,也没有生日礼物,我都不记得上一次拆礼物是哪辈子的事了。再加上得复习。其实我是纯理科生,很久没有当堂写小essay的考试,再加上事先对情况估计得太好,导致political media的复习乱得像个悲剧。就睡那么可怜的几个小时,做着梦还是美国总统大选的strategy,梦里我是总统的贴身小蜜,还给他递纸条儿呢,总统那一嘴地道的京片子啊,听得我倍儿想回家。

 

仨礼拜后的今天,虽然不能上推,不能上utb,不能看免费黄片儿,但是我回家了,热切期盼那一天的到来。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考试前被强行拉去看语言交换的“演唱会”,左边第一个就是她。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实在是小学生质量的演出,我欣赏水平虽然不高,可还是觉得好无聊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生物实验,割自己的手指滴血测血型。大家都下不去手,我好不容易扎下去了,发现扎得太浅,滴不出来三滴,于是狂扎,手指头到现在还一堆洞。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感恩节的国际学生自助餐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实在是好难吃,而且没什么吃的,不过准备食物的几个欧洲妞儿实在是很好看。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参加晚宴的名牌儿,啧啧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泡面=长寿面,加个榨菜就相当生日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