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来一直保持三到四天一发日志,不至于给自己太大压力,也不至于太过沉寂,可以在人们就要忘记你时来个虎躯一震,告诉大家:我写了。

双霍记的头几个月我几乎每天一篇,要是某天没发日志,就跟吃多了没处上厕所一样难受。当然也可能是当时我在放暑假实在无聊。后来慢慢变成两天一篇,再到现在三四天一篇。有时一下子特别有写日志的感觉,就跟吃了泻药一样,呼噜噜写一堆,那个时候就特别盼着三天早点过去,然后赶紧发了。有时过了三天还嘛也没写,也没有写东西的感觉,比如现在,只能一点点地憋。

期中考试一过,好像就开始忙活期末了。基本每七天都有一个考试,有时有俩考试,还要忙活project和report,不是没心情写东西,是除了笔记,真不知道写点嘛好。

所以日志也不憋了,就这样吧。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看我博客的时候能得到快感,如果有,就原谅我的早泄吧。

 

 

最近在看知识产权,贴两张online course的截图吧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个手的姿势好引人深思,以至于我都看不下去字儿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女CEO请男律师帮忙搞注册商标,男律师说,那必须帮忙,也不看看是谁来求。女CEO说,事成之后,我一定好好奖励你

我想,如果让叶倩彤小姐来念这段对白,一定很令人心驰神往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有一个朋友给我博客留言,说我的博客“有一种忧郁和神秘”,看完这条留言我激动得都要尿炕了,第一次有人看透了我的本质,我真是一个忧郁的人。以后我不说自己是正经人了,我说我是一个鱿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