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无比慈祥又爽朗的假期,在我和枕头的耳鬓厮磨里缓缓地拉开了帷幕。我的两个外国室友都各自滚回了家,偌大的一个房子,只剩下一条沉重的我,带着对床的巨大黏性,在各个角落巡回出没。我的男室友宇宙无敌地宅,每天不管我什么时候回家,他都像一柄钢刀一样,坚定地刺在客厅里打游戏。以前我觉得他阴魂不散,非常烦人,然而在他刚回老家的时候,我竟然产生了强大的不适,感觉房子空落落的,仿佛中南海门前放哨的士兵空了岗,很不正常。当我终于意识到他不在了,我的女室友也不在了,我家终于空了,我内心的喜悦开始蓬勃地发荣滋长,每天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姿势/状态/情景来享受这个难得的独享大房子的机会,最终发展为光着拂过客厅、餐厅、小餐厅、厨房、厕所以及阳光室,像一个前世把热血洒在这里的鬼魂在此生故地重游。

这个假期的主要特点是努力不宅,每天都得找点辙跑出去溜达一圈儿,不是跟这个吃饭,就是去那个家串门儿,要不就是耗在博物馆里,戴着租来的讲解器花三个小时只转一个展厅,在每一幅画前都留下炙热专注的目光,几乎可以把画儿都给它瞪出血来。作为一个外行的理科生,这盲目又热情的认真有时把我自己都感动了。

另外开始练了拳击。从事这项暴力运动的主要原因是我觉得自己太温柔了,要中和一下(心虚地笑了)。拳击真不是盖的,强度特别大,做不好教练会拿个戒尺打屁股,有时还拿跳绳儿抡。而且身边各种肌肉男帅哥晃来晃去,做不好的话心理压力太大了,我每次去几乎都抱着把个人尊严押在那儿擎等着赎回来的心情,特别壮烈。

波士顿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不过没嘛感情。连呆了四年的汉城都只能算是我这人生漫长游击的一蹲点。我一直在努力不对波士顿产生感情,因为我知道也许在这里待不长。不留恋的最好办法就是不爱上,我这种极容易思绪泛滥的人,关住情感闸门只有让它彻底大旱,这种矫枉过正的未雨绸缪真是太让人拍案叫绝了!

这篇日志第一段很明显是写在刚刚放假的时候,现在假期都结束了,这篇日志还没发出去,我的效率真是迅雷不及电驴。日子过得真快,一年又一年地托起这么多人的过往,也不知道时间他嫌不嫌沉。2012年我还是会继续留在这里,清汤寡水儿地写下去。我已经于去年11月月底正式踏上23岁的不归路,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没辙。在新春到来之际,我谨带着蹉跎的惆怅,祝大家心想事成,寿比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