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上周六汉城世界杯体育场搞了亚洲音乐节,我去的主要目的就是看春哥,为了表达对春哥无限的敬仰,我玩命儿尖叫呐喊,把曾经如同林志玲般的小嗓子生生喊成了田震。春哥上台的一刹那,我们一排人集体双手合十,虔诚祝祷,以求得永生和不挂科。那个场景实在是太震撼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能够见到一尊非男非女的真神,所以我激动得两耳朵直冒鼻涕泡儿。

 

“据韩国最大最权威搜索引擎NAVER显示,在李宇春演唱完毕后,关于她的网页实时搜索量立刻升值第一,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视频搜索和上升最快排名也分别排名第一,历史搜索排名在第二天立刻飙升700名”(from)

这是中国媒体对春哥的报道。其实我觉着那帮韩国人准是在查:刚才那个唱歌的到底是男是女呢?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当天春哥化了一个很雷人的妆,我当时就觉得春哥这个模样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回家后我对着春哥的演出照片深深思索,之后拍着大腿惊然发现,这不是葫芦娃嘛!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当天健哥穿了一条裙子,还是百褶裙。我估计是他前些天在电线杆子上找了个小广告,然后做了个切割XX的手术还没拆线的缘故。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个印尼女歌手刚上台的时候,彭饽饽跟我说,这个女的有点春哥的风范嘛。因为都是短头发,显得有点man。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但是当人家把衣裳一扒,omg,这像春哥?把春哥身上所有的肉都拉下来,都没人家胸脯子上那两坨重。

尤其跳舞的时候,那个地方抖啊抖,我身边儿的几个男人盯着大屏幕,哈喇子擦了一遍又一遍。说实话我当时都饿了,真的。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是我拍的,因为离舞台太远了,实在拍不好。这是big bang,我其实都不知道他们- -

里面有一个小伙子,染了一头小白毛儿,穿了一件大皮猴儿,大晚上的还戴了一副墨镜,在台上蹦来蹦去,仿佛一只白毛叶猴,见下图: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super junior的韩庚讲话,看来看去还真就是咱中国的最帅。(当然春哥也最帅)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少女时代,彭饽饽管她们叫大腿时代。台上十多双明晃晃的大腿,啧啧。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开场前,我大概就坐在这个位置- -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出发前,我举着大旗在垃圾车屁股后面打转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我和彭饽饽。和他合影的原因有二,他的发型越来越行为艺术了;他的裤衩儿越来越闷骚外露化了。这么鲜红欲滴的裤衩儿,我严重怀疑他是不是生理期跑出来的。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彭饽饽长得特别艺术,特别猥琐,嘎嘎。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和极其可爱的咚咚呛。因为和他不是很熟,不知道人家乐不乐意被我张榜公布,所以打个马赛克。

 

1P,最近又开始了夜夜笙歌的糜烂生活。周日晚上和推特上认识的WilliamFong一起吃了饭,饭间他给我宣传了很多民间巫术传说。当晚一共见了四拨儿人,跟赶场一样辗转于各种声色娱乐场所,好不容易回家了还被拽出去去便利店喝咖啡。喝了咖啡回家准备睡觉,脑子里百转千回着william同学给我讲的那些邪门儿小故事,再加上咖啡因的作用,我怎么呆着都心有余悸地睡不着- -

2P,终于下狠心把蓄了很久的长指甲全都给剪掉了。我最近可能有点缺钙,指甲很容易劈,也总是莫名其妙地抽筋。早上起床有时就是自己抽醒的。

3P,用“果然”造句:今天汉城大雨,我穿了短袖短裤跑出去,果然感冒了。操兄最近也感冒了,所以语音的时候他果然不唱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