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最近忙得连轴转,每天除了中午在家,上午下午晚上都有事要做。话剧社已经上路了,我还参加了一种韩国击鼓舞蹈的俱乐部。参加之前好多人都跟我说那个很无聊,又敲锣又打鼓,穿白衣服,衣服上带绒球儿,远远望去很像出殡。其实说人家像出殡绝对是污蔑,因为相比较出殡,还是更像耍猴儿和跳大神儿一些。尽管如此,我立志要学习这种鼓了。小提琴算弦乐,扬琴算弹拨乐,我还没有系统地学过打击乐,也算丰富乐器学习、了解传统文化了。虽然这个传统文化和咱乡下秧歌儿队渊源颇为相似。

 

周四的晚上第一次和俱乐部一起活动。第一天要干的事很无聊,练习基本步伐。基本步伐非常基本,旁边一个人敲锣,大家绕个圈儿半蹲着走,这不是耍猴儿是嘛,所以走的时候我一直憋着偷偷乐。之后就开始练习手鼓。这个手鼓需要给打出花儿来,前辈打的很好看,我打出来就很像一个三等厨师举着一张发面饼瞎比划。

周五去看了一场我们学校对面女子大学的演出,也是这个击鼓舞蹈。其实大部分参加这个的都是男生,女校的学生大多瘦小干枯,背着老么大的鼓绕圈儿蹦,蹦完一段后汗都能把头发浸湿了,看着怪心疼。这种累人的体育形式还是比较适合像我这样虎背熊腰的人。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女子大学的演出。这就是那种发面饼手鼓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大晚上的,实在没办法拍得更好一些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变换队形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一共三种鼓,长鼓,平安鼓,还有手鼓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我们俱乐部的活动室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看着很有食欲,如果再来点烤鸭就更好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紫色衣服的男生在抠手指头,嘎嘎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学期的很多课没有可以下载的讲义了。于是久违地开始了手写笔记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每天这个本子里都有一堆事要做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从别人家偷的气球。这真不是拿安全套吹的,真的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谁比我大?哇哈哈哈

 

1P,最近常常去推。有推很久了,可昨天才推够一千。我在推上的主要行为就是盯着胃呢张,他一发布反洞言论我就伺机鄙视他。我的人生因为可以鄙视他而产生了很多乐趣,嘎嘎。

2P,周五去上生物实验课,是一个在念PHD的印度TA讲的。虽然他的发音实在是太恐怖,但是人很好,我们一群非生物专业的学生,到了实验室跟到迪拜的帆船酒店一样,看嘛都新鲜。课上他说起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去找他,因为从早上九点到半夜他几乎都在实验室里。我不禁想起了陈妓操,他也是PHD,曾经也做过TA,原来是如此地辛苦。唉,操兄,你要坚挺啊。

3P,今天去汉城世界杯体育场看春哥演出!我的梦中情人,要像春哥一样,表里如一地纯爷们儿。哦春哥奴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