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出的所有努力都毁在一场病上,毁在一场缺席的考试上。我带着满后背疮痍在那场缺席的考试后背水一战,完全靠看书自学的这门课,期末的成绩已经达到了我的极限了。可惜依然没能抵消期中考试因为缺考导致的那个赫然的F。所以我忍受的痛苦,我流过的眼泪,我背负的压力,我强撑着看书复习写论文的那些努力,就都被一封冷冰冰的电子邮件否定了。

我有很多理由为自己开脱,可是为什么现在我这么恨我自己。

我不敢再说自己是完美主义者了,因为面前有这么这么多残破的失落撕扯着我的痛感神经。最近好像我一直沉浸在对自己强烈的不满中,感谢这封电子邮件,起到了很好的推波助澜作用。

多说无益,总要有行动改变这个让我厌恶的自己。忘记是哪位哲人,会把死人的头盖骨放在书架上,用与死亡直面相对而带来的紧迫感提醒自己活着的可贵。我现在很想把自己杀掉,然后把我的头盖骨放在书架上,时刻告诉自己,你已经死过一回了,不要再死了。

The Iliad里面有一句话,Achilles在决定出征前说的:Let bygones be bygones now. Done is done. How on earth can a man rage on forever?

愤怒之后的出征,我不能有太多the heel of Achil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