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在家研究了一天基因工程,两点半的时候我跟自己说,七点之前看完,我就奖励自己,去梨大那里买那个一千块老么大一个的waffle。于是我很努力地看,看得屁股都要崩溃了,但七点时我还是只看了一半都不到。这个时候我的屁股一直跟我说,啊,我都跟椅子贴了一天了,我要呼吸新鲜空气。我想了想,觉得屁股说的有道理,我光顾着往脑子里塞精神食粮,忘了我的屁股一直受着沉重的压迫。所以虽然我没完成任务,我还是带着屁股,去梨大买waffle去了。我真的不是为了自己解馋,是为了屁股,一切为了屁股。

 

晚上很温暖,于是我没戴眼镜。五百度的近视在夜幕里走,相当于梦游。再加上我本身出类拔萃的方向感,于是很快地我就在梨大里迷路了。在迷蒙的眼睛里,夜晚的梨大哪儿哪儿看起来都一样,最可怕的是大礼拜六的,这学校里根本没几个人出没。于是我只要看见人在我前面走,我就跟着他,直到跟得更迷糊。

我一边懊悔没戴眼镜,一边怨恨这个学校建得真不好,老让人找不着道儿。后来我光顾着看路,就摔了一个大马趴。这件事发生得太快了,以至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鞋跟儿只有七厘米,而且还很矮胖,所以我至今都想不通它是怎么把我弄倒了的。总之我就这么摔倒了,整个人跪在地上,丝袜破了,膝盖也破了,手掌也破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多有艺术感的擦痕,啧啧)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本来摔倒后我想就这么回家,毕竟都摔成这个鬼样子了,穿着一双破丝袜上街买东西,似乎不太文明礼貌。但我又一想,如果我现在就回家,等于我出来这一趟,就为了摔个大马趴,那太不值了。我想起了每次我跟陈妓操说我怕打雷,陈妓操都会给我讲他当年顶着巨雷,在暴风雨里骑车的故事。然后他会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与天斗,其乐无穷。所以在我摔倒了之后,我脑海里一直淫荡着回荡着陈妓操铿锵有力的教诲,于是我坚决不坐车,我坚决要买东西,于是我身残志坚,拖着一条病腿,先去了超市买打折的大盒饼干,然后去了化妆品店买用完了的化妆棉,最后去了waffle店买了waffle,带着胜利的微笑,不坐公车,一路忍着疼,又举着waffle提着袋子坚忍着走回家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相机定时自拍,哇哈哈,难得摔一次,美死我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陈妓操告诉我要晾着,我又不能不穿裤子,或者只穿一条腿,所以只能这样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后来干脆改穿裙子了,就是有点冷

 

 

其实我特别高兴,因为上大学以来,两年半了,我都没再把膝盖磕出血过,我觉得自己好像又恢复了高中时的青春活力。二百五一点,也比自怨自艾好。所以我兴奋地逮谁跟谁说:今儿我摔了一大马趴!我还编了一首歌呢,用老麦克唐纳有个农场的调儿唱:

今天摔了个大马趴,噢啦噢啦啦

明天再摔个大马趴,噢啦噢啦啦

摔摔here and 摔摔there,here摔there摔everywhere摔摔

今天摔了个大马趴,噢啦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