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下宿住了一年,虽然房子挺简陋,家具也都是房东给的,但好歹是一个自己的窝。每天一进门就能把身上衣服都扒下来,这种感觉真好。无数次表达过对裸奔的向往,但一直没好意思。总是想等我稍微瘦瘦再奔,也算给汉城人民义演了,好歹不要颠蹬着一身大白肉到处跑,看一眼都让人跟喝了一碗猪油一样,对周围人的健康不利。所以总没奔成,就在我的小房子里奔奔吧。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那个坐垫其实是个靠垫儿,因为我总坐在上头,久而久之,它不堪我体重这甜蜜的负担,终于众望所归,被压瘪了

桌子上的植物们都已经半死不活了。不是吹牛,咱虽然不能闭月,但绝对羞花,任凭嘛植物到手里,结局必死无疑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块地方是我新清理出来的,之前堆满了不用的和用不着的东西,拿了个大纸箱都塞进去,屋子一下子多了很多空地儿,显得很大

常年在屋里摆个小水盆儿,搞个加湿的心理安慰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是屋里最混乱的角落之一,就不提了,不提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屋里最混乱的角落之二,东西太多,没辙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我一共有芦荟、桃花、荷叶、玫瑰、龙井、普洱、铁观音、立顿茶包八种茶- - 我妈真是亲妈,搞得我不得不每天三班倒似的狂喝。每种放一些在小盒子里,方便拿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饼干盒穿上新衣服,就成了好看的小盒子,放封口夹儿和茶包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为了不让我的床赤果果地暴露在大庭广众下,还是看我饱经风霜的粗壮大手吧

左手小指直不起来,也弯不下去,因为这从此告别了拉了六年的小提琴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我有三双拖鞋,一双在走廊里穿,一双在屋里穿,一双在厕所里穿。自己都觉得很烧包- -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个窄镜子已然快盛不下我宽阔的身形了,过两天我得把它横过来照,啧啧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有奖竞猜:这个放在抽屉里、用来收纳大型耳环和小型头绳儿的东西,是用什么做的??

 

 

SM1,天儿越来越凉了,血液循环不好的毛病又开始犯了,每天抱个暖水袋披个披肩,手都暖不起来,开始每晚用热水泡脚,真想把手脚剁下来丢锅里煮一煮再安上,看你再敢凉。

SM2,前些天总去倩姐家做饭,都有点做上瘾了。礼拜日她一打电话,我脸都没洗就跑出去了,美滋滋地炒了个宫爆鸡丁,没胡萝卜就用洋白菜代替,味道还真好,就是一点也不像宫爆鸡丁了。

SM3,开始慢慢抽离网络,除了博客和偶尔的推特,时间都用来看书背单词做手工和针线活儿,生活充实得跟我的身材似的,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