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经济学专业的学生,解剖小白鼠这件事点燃了我对生命科学的热情。实验的前一晚,我兴奋得到处跟人嚷嚷:明儿我就要动刀子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实验之后,我又开始嚷嚷:我的双手终于沾过了无辜生灵的鲜血!总之这是一件特让我激动的事儿,激动得我都想睡觉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整个中级生物学的班上只有我一个不是生物专业,所以我恃宠而骄,总和班上严肃认真的氛围格格不入。印度TA在示范的时候我总接下茬儿,不管做什么实验,我都能用吃的给比喻上,关着的叶片气孔我说像贝果,巴氏小体我说像熟鹌鹑蛋,后来TA示范完了,总会抬起头用期待的眼光看着我,等着我说这个像什么。

但是今天这个实验很特殊,我说带着腹腔膜的小白鼠像个薄皮儿大饺子(的确很像粤菜里的水晶烧麦),说小心脏像乐天出的罐装的巧克力,TA切肋骨下来的时候我兴奋地说,要是只猪的话,这个地方就最是最美味的部分,于是大家再也听不下去了,群起而攻之,不让我再发表意见了- -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白白的嫩嫩的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我会想你的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我没好意思抬头,以免露出一脸奸笑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剪得倍儿开心

 

各个内脏分离出来之后,小白鼠心胸一片坦荡。拍了很多照片,但怕影响大家食欲,还是不贴了。一坨坨的肠子,一片片的肝脏,一块块的心肺,一条条的肋骨,和一张一面白嫩嫩一面红通通的老鼠皮,这就是语言描述出的最后实验成果。

实验结束了,但我实在意犹未尽,还想捅点别的。开膛的感觉如此美妙,以至于我都想换专业了。尤其我剪它肚皮时脑子里一直萦绕着我仇恨的人的形象,比如常年跟我锵火的二秃子,那个时候我觉得人生顿时找到了意义,即使不能手刃敌人,也在精神层面上发泄了怨念。这小白鼠拯救了一个卍解万劫不复的人的生命,也算死得其所,变相超度了。

 

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的白鼠同志,和苟延残喘的二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