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丫子欢乐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我们又将迎来我滚回棒子国的日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忽如一夜春风来,我不给力地病了。在一个恐怖又痛苦的下午之后,大夫为我开展了我大学三年第一次的输液活动。好在病来得急,去得也挺快,正好赶在我滚回去之前给好了,很欢欣鼓舞。我终于能带着强奸强健的体魄接见棒子国人民了。

在此,感谢插得我一点也不痛还很舒服的护士阿姨,感谢我爸我妈的无微不至的照料,感谢伟大的各种消炎抗感染药水,感谢大家默不作声地对我的鼓励和赞美,谢谢。

输液需要长时间坐着,这对我的屁股是一个剧烈的挑战。一切都是为了取悦我的屁股。

你看,我生病都不忘双下巴,可见我是一个多坚强的人

插得好舒服

以下是我活蹦乱跳时的照片

带魏大爷参观天津著名的旅游景点,南市食品街。游览时间十分钟,非常迅猛。如果不是买了这个长蛋卷的话可能会更迅猛一点。所以建议来天津旅游的朋友除了参观我以外,别的景点就不要去了。

和魏大爷约会要去一些浪漫的地方,吃一点浪漫的东西,比如炸果子啊,炒瓜子儿啊,土豆粉儿啊,之类的,美化心灵,陶冶情操。要是能多给俩鹌鹑蛋的话可能我的情会更操一点,恩恩

听相声是魏大爷必须要接受的一项教育,不听相声怎么能变成正经人呢

有一天我们俩都饿疯了,在西餐厅里把西餐当馒头一样吃,我们俩一共吃了四个主菜,吃到最后都不敢打嗝儿了

明早滚回棒子国,心里感慨万千。之前跟魏大爷分别的时候,我忍着没哭,当天晚上正好还要陪我爸去一个重要的饭局,也得憋着不哭,所以晚上回家实在憋急了,愣是生生哭了一宿。最后哭得实在哭不动了,哭得枕头都变齁儿了,就给睡着了。转天早上脸上都能摸出盐粒儿来,感觉跟腌大酱菜瓜子差不多。

今年走了有很多牵挂,爷爷病得挺重,姥爷也不是很好,也担心爸妈太累,当然捎带脚儿挂念挂念要去美国的魏大爷。人生有很多不可抗拒的无奈,比如生老病死,比如地域阻隔,比如下学期我又得考妓又得为了多拿几百万韩币的奖学金而考高GPA。希望我能常备汇仁肾宝,在老天爷不给我好脸的时候,他不好,我也好。

后来更新:我的第二份奖学金到账了,韩币365万,人民币两万多。除了免掉全额学费,这是给我的生活费。虽然知道自己肯定能得,但是钱不到兜里就是不踏实。如今终于安心了,也算是我病一场的安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