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搬来的有一个中国人,就住在我同一层。打过照面,没说过话。我目前对她唯一的印象就是,太眷恋厕所。频率快,时间长,而且一进去就没声儿,搞得我怀疑她是不是有前列腺炎,尿痛尿急尿频尿不净尿等待。这件事简直让我的膀胱很抓狂,在每一个它充盈的时刻,都能看到厕所那扇紧闭的门。这就好像一个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要去表白的男人,还没张口,就遇上了姑娘冷漠无情的脸。我这时才明白,被拒绝的痛苦,实在和憋一泡尿一样绝望。

 

我这种房子在韩国叫“下宿”,好处是管饭,坏处是得公用卫生间和厨房。我不是不会做饭,一是嫌麻烦,二是对自己手艺没多大自信,做得太慢,而且完全得凭运气,同一道菜,今天做是这个味儿,明天可能又成了一道色香味都不一样的新菜了。所以为了保护味蕾不被摧残,只好忍耐公用卫生间的痛苦。

话是这么说,可真过起日子来,实在有诸多不便。有人洗完澡不开门换空气,弄得下一个人再进去,里面还是一片蒸腾的云雾缭绕。有人总喜欢在洗手池里洗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得我面对着白瓷盆儿的一片狼藉,想洗把脸都没有情趣。还有人,就比如上文提到的大姐,毫不夸张地说,她不间断地进进出出厕所,真的持续了有一个多小时。不知道她是在里面生孩子,还是坐月子。随时都能够酣畅淋漓地排泄,居然成了比较难解决的问题。 眼前是一片马桶的洁白,耳畔是一阵潺潺的水声,那将是一个多么幸福的场景。

 

我不由得浮想联翩,以后如果再这样儿,我是不是有必要在屋里摆个尿盆儿夜壶之类的?不然的话,哪天新闻里一报,一中国在韩女留学生霍某,因膀胱不堪重负,不慎被尿憋死,那我岂不太悲剧了。

 

 

1P,前些天我爸生日,二十年来第一次他过生日我不在他身边。我妈说,买了一块钱面条,只吃了一半。我听了有些落寞。我想我要是在家的话,一定能都吃完的。

2P,十三月的婚宴要摆了。特意挑了一个假期的尾巴,可惜我还是没赶上。还有一个不太熟的朋友,也是大学毕业没多久就领了结婚证。大家都这么早婚,是不是为了把早育合理化?十三,我看好你哦。

3P,博客写了一年多,也没什么心情追求评论和流量了。如果有朋友喜欢来,我自然很高兴。有的朋友的博客是技术类的,我不懂技术,实在插不上话,所以我的回访就没法儿评论。我只能给看得懂的博客留言,不然我留了也是不负责任,您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