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夏天我失恋了。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生活里某个很重要的部分被强行抽离的空虚,所以我选择用随叫随到的眼泪填满它。记得那时我常常觉得孤独,尤其害怕一觉醒来。每当早上我睁开眼睛,恢复意识后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不要我了。然后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从清晨伊始贯穿了日子的始终。

现在我也很害怕醒来,不过不再是因为失恋。以前在宿舍,家具的摆放和对面睡着的另外一个人,总是能让我明显觉得我是在国外求学。现在有了自己的小房间,床的位置,窗的位置,书桌的位置,完全和家里一样。所以醒来的一瞬间,我会产生我还在家里的错觉。

我不喜欢这种错觉,非常不喜欢。哪怕能让我找到一点在家的温存,但我讨厌最终发现那仅仅是个错觉之后的失望。好像我还一直期待着老女人妈妈扯着嗓子在隔壁房间喊我赶紧起床。这让我常常幻听。我总是觉得老女人妈妈在某个地方喊着宝贝过来一下,就好像她新买了一身衣服试穿好了让我来看一样。

所以每晚在msn上看到他们数字化之后的图像后,我会有刹那间安静的落差,这种落差让我格外觉得自己的孤单。就和我从梦里醒来,环顾四周发现这不过是我在高丽国的一个栖身之所而感觉到的那种落差,一个样。一瞬间像被别人打懵了一样回不过来神儿,回过来了,又希望自己还晕着。

我不像你们在博客上看到的那样,所谓疯疯癫癫的。我只是不想让我自己的感情过多地赤裸在别人面前。我写下的那些不正经文字其实也是对我自己的心理暗示,我希望用彪悍胡扯的话来粉饰一个思想光怪陆离的IZK来草船借箭,我希望用博客上的话多来挽救我每天越来越退化的言语神经,我希望能把那个爱胡思乱想、不爱说话的十九岁女生藏起来,我希望你能忽略我的思想和我的生活之间可怕的不同步,我希望我每天一个人走路一个人看天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做家务的时候想的那些勾引眼泪的事情能自己慢慢消化掉。我希望如此,而且看来我做到了。

其实我是模糊有码的,就像半梦半醒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