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之前我特别不喜欢呆家里,从小就习惯了活动演出上学三班倒,对付完了一堆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再对付作业,还得挤出时间谈恋爱,真是日理万鸡。所以大学之前我连qq号都没有,没时间也没闲心。后来我上了大学了,跨出国门了,资本主义社会人人都是大老虎,我好怕怕,所以很少出门。后来实在无聊,就搞了qq和msn。qq和msn搞腻了之后,就搞了校内网。校内网搞腻了之后,就搞了独立博客。博客搞腻了之后,就搞了推特。反正印象里自从我一上网,总得有点嘛让我搞一搞,把我黏糊在互联网上。慢慢地,我就习惯家里蹲了。在外面也是没人话可说,还不如在家里对着电脑瞎搞。

 

在国外爱呆家里,回了国还得呆家里。暑假我妈说,天太热啦,别晒黑啦,甭出门啦。寒假我妈说,天太冷啦,别冻坏啦,甭出门啦。每次放假都赶上天气恶劣,所以我只能躲进小楼成一“桶”,管他春夏与秋冬。

 

在家过得比较闲适,基本像一个全职主妇。早上慢悠悠地自然醒,然后完成学习任务,中午给我妈做一顿饭,下午跟某些人扯几句咸淡,擦地,给爸妈再做一顿饭,晚上跟我爸练两个小时书法,之后解放,随便看点闲书逛逛阅读器,这一天就晃荡没了。

最近做饭水平很有长进,炒菜的技术不错,可惜切菜还是极慢,因为还是怕刀,切菜时总得先掌握精确位置,不然不敢动换。最恐怖的是削土豆皮儿,每削一下都要仔细端详手指头跟刀之间的距离,削一个土豆得好几年。真纳闷儿土豆为嘛非得长皮儿。你长皮儿也就长了,你长好削点儿也行,非整个圆的,而且还坑坑洼洼的。恨死我了。

照片 009

其实很久没写字了,之前临过不到一年的大楷,本来功夫就浅,又基本忘了,可我还是自不量力地直接临了小楷。冒着贻笑大方的危险贴出来吧,才正式临了一遍乐毅论,争取年前恢复到以前的水平。当然以前也不咋地。

我爸写字很好,这个男的是个刑警,按说是一介武夫,但他常干风花雪月的事,比如吟个诗啊,琢磨个易经啊,研究个摄影啊,之类的。我博客左上角“双霍记”三个字就是这哥们儿写的,很厉害吧。

20100103(005)

前些天很多地方都下大雪了,天津的雪都能直逼膝盖。回国后第一次出去饭局就赶上大雪,而且一天还安排了仨地儿,真是 气死我了。这张照片摄于在风雪里走了一个多小时后,当时已经冻得快大小便失禁了,都这模样儿了还能想起来拍个照。当然,回家我就感冒发烧咽喉肿痛了,至今鼻涕还流得跟不要钱似的。当然的确不要钱。

 

这个周末将会很难熬,周六去拔掉违章建筑的智齿,周日去看有可能得了中耳炎的右耳朵。今晚再吃一晚好吃的,明儿赴刑场锯牙。保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