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yd在迷墙里唱到,我不需要拥抱我的手臂,不需要安慰我的药品,我看清了墙上写的什么。别以为我需要这一切,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墙上的一块砖。

可惜在没能看清这一切的时候,拥抱我的手臂,安慰我的药品,都成了一个冰冷的桎梏。偏偏被禁锢的人还要欲罢不能地做困兽之斗。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凌晨三点接到闺蜜的电话,接之前就有预感肯定出大事了。果然。昨天我才在博客上把自己的伤疤撕开血泪横飞地给别人看,今天她就告诉我,她失恋了。

电话里抽泣的声音闷闷的很小声,我装笑着逗她,你们俩闹分手的次数都赶上我单身的天数了,过两天就和好啦。

她抽搭着说,这次是真的,第三者。他已经摊牌了。因为是蜜蜜和他是异地恋,他和那另外一个女孩已经在一起半年蜜蜜还不知情。这是蜜蜜向他朋友求证时得出的结果,他却撒谎说他们刚刚在一起。可是他们明明已经发展到恋人所能到达的最高程度。他说他虽然不请求原谅,只希望她别太恨他。

我忽然就傻了。相似的情节在我刚刚反刍过的转天就在我最亲近的闺蜜身上上演了。

蜜蜜是个很典型的文科女生,爱浪漫到发疯的地步。她总在博客上自豪地用第二人称写着她美丽的爱情给我们这些第三人称看。记得她写给她男朋友,谢谢你给了我偶像剧一样的爱情。只是她没预料到这个悲剧结尾。

我也没预料到。前些天我还和他们一起吃饭,三个人对坐在四方桌前,他们的甜蜜总让我觉得自己身边的位置空落落的。她靠在他身上,那样的画面现在还定格在我眼前,真配啊。

她在电话另一头哭得背过气去,我心疼得眼泪一直淌。其实我很理解爱情的所谓呼叫转移。因为经历过,所以我更理解了。这种事真的没对错是非,不爱就是不爱,没必要去责怪谁。只是欺骗和隐瞒排除在外。我所说的龌龊也正因为此。不能原谅,更不能理解感情里的任何蒙蔽,因为这才是对另一方最可怕的荼毒。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原先这么老实的一个人,跟哥们撒个谎都会脸红,连一句情话都吞吞吐吐说不出口。以前我们都羡慕地说蜜蜜找了个这么可靠的男朋友,每天雷打不动接送她上学回家,极少跟别的女生说话,看起来就老实得让人想欺负。

怎么就会有那么高超的演技蒙蔽住她的感官长达半年之久?一瞬间好像吞云吐雾的尼古丁里都掺杂着谎言,嘴里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有不真实的嫌疑。我倒抽一口凉气。

是人心变得快,还是眼里的诚实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莫非真的要对每一个人都要心存戒备?对每一句话都要用验证码去考察真实性?莫非信任已经成为了愚蠢的代名词?莫非生活就应该草木皆兵地去怀疑每一个信息是否可靠,连最爱的人都要过安检?

还要多久才能不对这样的欺骗撕心裂肺?还要多久才能自己也沉溺在谎言圈套里自觉无妨?还要多久才能在这样的伎俩中游刃有余?

 

Floyd在迷墙的电影结尾唱到,跌跌撞撞,世上的路多么曲折,那就用你热烈的心,去撞碎那堵坚墙。

如果没人借我一双慧眼,那我选择干脆不要看清这个世界。我去撞墙,直到血肉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