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回家总觉得自己好像从没离开过家一样,可能是我不在家的周期太短,不到四个月的一学期,过起来很长,过完了觉得真快;也可能是我在天津生活的时间太长,每个地方都在脑子里印得太透彻,离得再远,闭上眼,也一样到得了。所以每次真正回了家,反而不如要回没回的那段时间兴奋。

好像离开家的年头长了,就越来越能体会近乡情怯这种情感了,不过和这个成语本意里怯的宾语不一样,我怯了些别的。我一直特别特别回避自己多愁善感的一面,总喜欢把自己搞得不正经,好像没形象才是我要的形象。可是这骨子里的小女人情怀是根本逃不掉的,就好像再怎么把春哥往闺女样儿里捯饬,春哥依旧是个传说。

每次回家都得先伤感一阵,好像不伤感就安顿不下来。伤感来伤感去,都是一个主题:唉,物是人非。以至于今年我一边伤感,一边甚至觉得有点可笑,好像有另一个自己脱了我的身体,飘在我头顶,指着我鼻子说,你还伤感呐,好几年了,不腻得慌啊。

可是每年回来我都不一样了,去年我瘦了一些,今年我又胖了回来,去年我形单影只,今年我跟自己说,嘿,咱美国有人。那些引起我伤感的“物”可能也不一样了,楼换了新颜色,路撤了防护栏,商店的招牌改了又改,可是在我眼里都没变过,就算变了我也楞说没变——为了给自己一个继续伤感的由头。这种回家后必经的伤感,几乎成了一种标志,好像不伤感这次回家就不完满,到最后为了伤感而伤感。有时人就是这么招欠。

 

回家真好。家里的棉被真暖,饭菜真香,姑娘真胖。不过无妨,姑娘的心乐得跟朵花儿一样~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十月份的时候我妈就买了这条钻石项链,作为我21岁的生日礼物。现在终于见到了。买钻石完全是我妈的主意,她比我还热衷。我对这种贵重物品的态度实在是无所谓,有,更好,没有,我也不想要。不当吃不当喝,丢到马桶里都听不到响。就能拉个玻璃,可惜我还没这手艺。当然了,既然买了,我就懒得摘下来了,哇哈哈。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这个发卡是我拿礼物包装的绸带自己做的,照着我买的一个发卡的样子搞的。本来想回国时戴,结果戴了一下午就散架了,都还没来得及拍近照留念。

最近手特别潮,搞嘛坏嘛。因此我打算搞一搞陈三角儿。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前几天推上有人说没见过我博客留言头像的大图版,现在发上来吧。这张照片的名字叫《我比电吹风都能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