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在向贤妻良母的伟大目标行进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我开始学习做饭。不会做饭一直是我的一块软肋。大多数人判断一个女人是不是贤惠手指嘴唇2副本都会用这个指标。即使我一再 自我感觉并不断向人标榜我有个男友就是好女友,有个丈夫就是好太太,有个孩子就是好妈妈,但由于别人总是以不会做饭作为反例批驳我,我始终不能如愿地展示我身上巨大的贤妻良母潜力。这让我深刻意识到木桶原理的可怕威力:有一点缺陷就会屏蔽其他的优势,比如我从小便练就的刺绣手艺,和洁癖所带来的家务活控。这不禁让我为自己的不幸遭遇扼腕叹息。所以在某一个草长莺飞的日子,我站在灶台的熊熊烈火前,向四溅的油花和快糊了的鸡蛋郑重宣誓:不管富贵还是贫贱,不管疾病或是残疾,我都要在厨房里和锅碗瓢盆厮杀到底。

在我妈的协助下,一个对滚烫的热油都望而生畏的厨房杀手成功地在我家的灶台前登陆。虽然连抽油烟机都不会开,但是很快我就掌握了先开电源,再按开关的复杂技巧。处女秀是炒饭。你不要小看了炒饭,里面不仅有饭,还有黄瓜丁胡萝卜丁火腿丁鸡蛋和虾仁呢。由于我做的每一步都有我妈指点,比如对火候的拿捏和对盐量的监控,所以味道出奇的良好。那天我的兴奋是令人发指的。一般说来,开头顺利之后肯定会使人骄傲,骄傲过后就肯定会产生继续跃跃欲试乘胜追击的可怕心理,而这种可怕心理之所以可怕,是因为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会酿成悲剧。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在某一个罪恶的下午,我独自留守家中。我无聊地在家里游荡。游荡到厨房,那些厨具是如此安静地躺着,用一种魅惑的姿势,仿佛在勾引我使用他们。想着不久前自己在炒饭事业上小试牛刀居然出手不凡,这让我深切地感到一颗烹饪界的新星正在冉冉升起。于是,我产生了突破炒饭极限,在无人陪同的前提下,向炒菜的伟大目标进发的邪恶念头。经过长时间的深思熟虑,我决定向人类烹调史上一道最登峰造极的传奇名菜发起挑战——西红柿炒鸡蛋(别名,鸡蛋炒西红柿)。这道菜不仅在中国源远流长的饮食文化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它红黄相间的颜色搭配更对北京奥运会中国代表队的出场服装有着深远的影响。

为了表达我对奥运健儿的崇高敬意,说干就干!我兴致勃勃地切完了两个大西红柿,边切边无比欣慰地赞叹自己的刀功是如此地出神入化,每一块西红柿都有着各自的独特的造型,充分体现了张扬个性的时代气息。然后我拉开冰箱找鸡蛋。令人惊讶地是我连冷冻室都翻了个遍可就是没看见鸡蛋。我颤抖着双手打电话给我妈,这个老女人语气坦然地跟我说,是没鸡蛋了啊,下班我买了捎回去。我那滚烫如锅中油的热情啊,立刻化作拔凉拔凉的冰碴。我万万没有想到,平时总是一大坨一大坨堆在那里的鸡蛋,怎么就在我最需要它的脆弱时刻不在我的身边陪伴我。拭去眼角绝望的泪水,我放下屠刀,环顾厨房四周。西红柿已然在案板上赤裸裸地躺着了,我酿成的惨剧已是如此地不可挽回。可是绝不能暴殄了这美艳的天物!绝不!心头立刻重新燃起了昂扬的斗志,我要继续搜刮冰箱为她重新挑选乘龙快婿和她一起下油锅。

      …… ……

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我都不好意思说了),最后我如此智慧地炒了一道属于小发明小创造,狗骑兔子类匪夷所思的大菜——西红柿炒茄子。

毫无疑问,这道菜最后端给了下水道。

革命道路上的一点小波折没能挫灭我对最终成功的巨大信念。如今我已经能娴熟地烹调出一系列可供人类食用的食物,虽然把东西放进油锅里的时候我依然捂着脸尽最大可能伸长胳膊,虽然我经常差点把打印出来的菜谱弄进锅里去,虽然我连勾芡是什么都还要靠百度知道,但是我坚信,我迈出的一小步,就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步!因为终于又有一些人脱离了我的作品对他们味觉的惨痛荼毒。

我很欣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