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丽上学基本靠走。高丽是个多坡儿的国家,我们学校也建在一小土包儿上,连绵起伏的坡儿是没办法像国内一样骑自行车的:下坡儿的时候的确是飞一般的享受,一泄千里,非常爽,上坡儿那就是不走寻常路了,还不如步行省劲儿。而且就算买了辆非常高级的自行车,能自如上坡儿,那还得买一身的防护装备,因为下坡儿虽然爽但不安全,就好像不戴安全套嘿咻一样,容易有危险。以前有一个美国黑妞儿,买了一辆非常粗壮的自行车,一看就非常高级,五颜六色的,像油漆桶洒上头了一样。小黑妞儿非常爱骑车,我常常看到她戴着飞行员那种眼镜,咬牙切齿地上坡儿奋斗。但是没过几天她就消失了,后来才听说她下坡儿的时候和一辆摩托车钩上了,俩人跟花样滑冰一样盘旋半天,最终双双倒下。所以说,莫骑车,骑车易骨折。

 

偶尔我能蹭个摩托车,但发生概率很小,小到上一次蹭摩托车上学是什么时候我都想不起来了。蹭摩托车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是说天气得好,刮风下雨之类的还不如自己走路,不然突突一圈儿下来腿就冻得下不了车了;地利是说得能正好碰上有车的朋友,因此每每走在校园里,我都伸着脖子翘首观望着每一个骑车的人,看有没有我认识的;人和是说骑摩托的这个人我得熟,不然大马路上一堆骑摩托的,还有送盒饭儿的,我要是拿个花手绢儿站道边儿上,逮谁跟谁娇声挥手,大爷,带我兜一圈儿啊~那就坏事儿了。

还有一种方式是搭校车。校车缺点有很多,比如不能全天候供应,像通我家的那一条,只有早上12点之前有,要是下午上课下课就只能靠走了;还有就是范围太小,我的生物实验课在医学楼上,我就得从我家住的东门一路走到西门,相当于横穿整个学校,差不多要走40分钟,这么远的距离学校也不说给拉趟线儿直达。最重要的缺点,就是车太小人太多。尤其是快到上课点儿的时候,远远望去整个车都黑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没敢上,等了半天校车,可是一看人太多了,于是不得已尴尬地步行走掉了。后来观赏了几位前辈,发现人家不管人都挤到车门儿了,还是义无反顾地上,我这才鼓起勇气效仿,因为似乎就算人多得都要流出来了,还是能想办法把自己塞进去的。再后来我就成了资深挤车人员,一般开到我家门口这个站,车的密度已经跟小行星一样大了,但为了省那几步路,拼了老命也得钻进去。

 

所以说,每天我都得爬山,大部分时间还都是高跟鞋操作。不过这条路走了一年多,也就不觉得累了。道边儿经常停着蹦蹦哒哒的长尾巴喜鹊,虽然不管我一天看见它多少次都似乎没嘛喜事发生,但看着小鸟傻乎乎地跟吃了跳跳糖一样乱蹦,还是让我心情很愉悦。穿过学校里的树林时偶尔还能碰见小松鼠小野兔,拖着毛毛儿尾巴乱窜,小爪子抱着松果或者栗子,特别可爱,我每次都围观他们好久,以至于周围又有一群人围观我。这些小风景如果骑车开摩托坐校车都看不见,所以走走挺好,走走更健康。

 

1P,周六半夜去看电影,淋了雨又着凉,回家就发烧了。在一个被甲流感肆虐的国度发烧,比裸奔还容易引起关注,大家都知道我发烧了,纷纷用关切的语气跟我说,啊你在家好好休息吧,不要来上课了,其实是怕我成为放射源。我嗓子不疼,一直三十七度多,跟甲流感应该没关系,但为了表示对大家的尊重,我还是知趣地戴上口罩,在无尽地喘不上来气中,上课去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2P,最近在琢磨写个小说儿,以一个我讨厌到不能再讨厌的男生作男主角。意淫是一件很过瘾的事情,我常常喜欢和各种陌生人发生爱情故事,当然是在脑子里。不过这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意)淫欲了,我决定挑战自我,用我这辈子活到现在最讨厌的一个人来意淫,我真是个有自虐倾向的好青年啊!

3P,精神倦怠,四体不勤,最近连日志都没心情写,有时连电话都懒得接。it’s time to 打点鸡血,咕咕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