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终于来了。虽然它早就来了,但在我脑子里才刚来。有这么几件事标志冬天来了:汉城下了一场不到十分钟的大雪;我的脸过敏得跟刚从炭里扒拉出来一样;呼呼地胖了好多好多斤。

对于季节我永远属于反应迟钝型,前两天我还只穿着个蝙蝠袖的毛衣在大街上晃悠,正赶上那天的风那叫一个大,周围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就我,光秃秃地跟一棵掉光了毛儿的树一样。寒风一阵阵往我胳肢窝里灌,我一边走一边想,要是我现在往袖子里塞俩硬纸夹子,然后张开双臂站在路中央,会不会直接就起飞了。

不过期末考试了,为了哄好了身子不让它添乱,我得多穿。以前一到考试准来生理期,也不知道为嘛,别人的周期按月,我是按考试,前挪挪后蹭蹭,准赶上考试肚子疼。后来实在受不了了,处心积虑吃药调,把它调到考试之后了。生理期都搞定了,不能再让感冒瞎搅和。

所以这些天只要一出门,我就里三层外三层,裹得跟要上山打狍子似的。刘海儿长了没功夫没钱去剪,就拿个发夹别起来了事。自从雪地靴发霉了之后,冬天就没有平底鞋了,为了方便干脆就穿厚袜子帆布鞋出门儿。也不管嘛好看不好看了,本来也不咋地。吃饱穿暖不得病就行。考试期间,活着就是胜利。我就这么两尺半追求了。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杜蕾斯给我出了一个专用安全套,广告如上图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我试了试,还不错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巧克力味儿的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其实是pocky,里面有一根尾端特像安全套儿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在家穿得很少,主要是为了方便活动,晚上擦地,早上抻筋,多大的屋子都不够上蹿下跳的。一直很喜欢对比色,大红大绿啊,玫红天蓝啊,所以基本抹俩红脸蛋儿我就是秧歌儿队的

(此处禁止讨论鼻子问题,气死我了)

 

冬天来了,回国的日子还会远吗?周四考完,下礼拜二,我就滚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