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霍记 在这里我高清无码

在蜂窝以北

我总是能想起很多年前最后一次和我的朋友十三月见面,我们俩举着糖堆儿,喝着风坐在倒鸭子上说话。那天很冷,风吹过他油亮水滑的头皮,我都替他涌起一阵青紫的凉意。当时他大概是在叨叨那些随风而逝的姑娘,侧脸特别

电扇很响

这个夏天,谁都没有准备好,可是又好像各自偷偷准备了好多年。谁都知道有必要清醒,可是发了疯着了魔,烧起来甚至让我害怕。 然后街上每个人都像你,每个声音都熟悉。你俯下头吻我的头发,我智商归零,理智全清。 我活

我主沉浮

这不过是寻常的一年里寻常的一个六月,路边的花开得特别好,饭馆儿里的吃的总是热腾腾的,要做的事情显赫地摆在眼前。不过生活还是有些偷偷摸摸的变化,比如这个写博客的胖妇女硕士毕了业,在阴郁地找着工作。最要命

错和我

我成长过来的这23年,只犯过两个错,小错和大错。错过来的这一路显得特别崎岖,但也还平铺直叙。 错得太多,练就了一种没心情患得患失的厚脸皮和缺心眼。但是在一个瞪着眼睛瞪来天亮的深夜,忽然想要有点改变。 讲哲

放假总结

这个冬天无比慈祥又爽朗的假期,在我和枕头的耳鬓厮磨里缓缓地拉开了帷幕。我的两个外国室友都各自滚回了家,偌大的一个房子,只剩下一条沉重的我,带着对床的巨大黏性,在各个角落巡回出没。我的男室友宇宙无敌地宅

孩子气的纪念碑,暨年终思考

这么多年以来,我和写字一直保持着一种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作为一个12岁就踏入理科实验班的蛋疼少女,在写字这条路上,我从未真正上道儿,可还是二皮脸地耗着。我写过剧本,开过专栏,得过点奖,可惜至今一提笔,

看今朝,忆峥嵘

花叔和几个媒体人要做团队博客,我帮忙联系大牛做维护,时隔多年,终于又和久别了的wp中文圈找回了联系。看见一个个熟悉的人,想起自己刚来这圈子时的各种咋呼,感慨真是岁月如刀,我这样喧闹的人,愣是给生生削成

别忘了最后的数学题呦

这些日子走背字走了老长时间,好多人和事用千奇百怪的方式跟我拧着干,以至于我都要默认苦大仇深是生活的主旋律了。于是在得知所有的危机一个个都解除了的下午,久久没有平静的内心终于平静,无以得瑟,只好摔了一跤

电车女狼之路

好长时间没写日志了,因为觉得没什么好写。其实似乎真的是有很多好写的,千里招招地,我滚到了宽广粗壮的美国,先是访问了魏某所在的加利福尼亚,然后滚到了我会翻来覆去滚一年的波士顿。可惜不知为嘛,我也没有一点

云深不知处

我不信星座。都说射手座要自由,我是射手,我就不喜欢自由。我喜欢呆在束缚里。生活可以有一点撒娇般的波澜,但是不想大喜大悲,不想耗费太多经历去冒险,因为自知没有太多资本去追求刺激。所以一直希望小富即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