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总结

这个冬天无比慈祥又爽朗的假期,在我和枕头的耳鬓厮磨里缓缓地拉开了帷幕。我的两个外国室友都各自滚回了家,偌大的一个房子,只剩下一条沉重的我,带着对床的巨大黏性,在各个角落巡回出没。我的男室友宇宙无敌地宅,每天不管我什么时候回家,他都像一柄钢刀一样,坚定地刺在客厅里打游戏。以前我觉得他阴魂不散,非常烦人,然而在他刚回老家的时候,我竟然产生了强大的不适,感觉房子空落落的,仿佛中南海门前放哨的士兵空了岗,很不正常。当我终于意识到他不在了,我的女室友也不在了,我家终于空了,我内心的喜悦开始蓬勃地发荣滋长,每天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姿势/状态/情景来享受这个难得的独享大房子的机会,最终发展为光着拂过客厅、餐厅、小餐厅、厨房、厕所以及阳光室,像一个前世把热血洒在这里的鬼魂在此生故地重游。 Continue reading "放假总结"

别忘了最后的数学题呦

这些日子走背字走了老长时间,好多人和事用千奇百怪的方式跟我拧着干,以至于我都要默认苦大仇深是生活的主旋律了。于是在得知所有的危机一个个都解除了的下午,久久没有平静的内心终于平静,无以得瑟,只好摔了一跤表示庆祝。 Continue reading "别忘了最后的数学题呦"

Page 2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