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You are browsing the archive for 2012.

我主沉浮

这不过是寻常的一年里寻常的一个六月,路边的花开得特别好,饭馆儿里的吃的总是热腾腾的,要做的事情显赫地摆在眼前。不过生活还是有些偷偷摸摸的变化,比如这个写博客的胖妇女硕士毕了业,在阴郁地找着工作。最要命的是,好像不知道自己有多屌丝似的,这个妇女,她居然不知廉耻地单身了。

以一种绝对的赤条条状态离开过去习惯的所有稳态,现在的心情嘛,不太好描述。你知道她已经不习惯公开蛋疼了。 有人说咽下去的眼泪格外咸,不过目前她还没被齁儿死。每天没事找事儿地不让自己在家呆着,充实起来好像就能隐形那只盛满不爽的大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很多,还不到由着这个愚蠢的女人放任情感的时候。

阅读全文——共395字

错和我

我成长过来的这23年,只犯过两个错,小错和大错。错过来的这一路显得特别崎岖,但也还平铺直叙。

错得太多,练就了一种没心情患得患失的厚脸皮和缺心眼。但是在一个瞪着眼睛瞪来天亮的深夜,忽然想要有点改变。

讲哲学的书看了这么多,没有看通,反而越看越糊涂。我是谁,我怎么样,很糊涂。我该成为谁,该怎么样,很糊涂。是该根据我是谁来怎么样还是该用我怎么样来定义我是谁,很糊涂。

阅读全文——共553字

放假总结

这个冬天无比慈祥又爽朗的假期,在我和枕头的耳鬓厮磨里缓缓地拉开了帷幕。我的两个外国室友都各自滚回了家,偌大的一个房子,只剩下一条沉重的我,带着对床的巨大黏性,在各个角落巡回出没。我的男室友宇宙无敌地宅,每天不管我什么时候回家,他都像一柄钢刀一样,坚定地刺在客厅里打游戏。以前我觉得他阴魂不散,非常烦人,然而在他刚回老家的时候,我竟然产生了强大的不适,感觉房子空落落的,仿佛中南海门前放哨的士兵空了岗,很不正常。当我终于意识到他不在了,我的女室友也不在了,我家终于空了,我内心的喜悦开始蓬勃地发荣滋长,每天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姿势/状态/情景来享受这个难得的独享大房子的机会,最终发展为光着拂过客厅、餐厅、小餐厅、厨房、厕所以及阳光室,像一个前世把热血洒在这里的鬼魂在此生故地重游。

阅读全文——共95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