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每次想写博客的时候,都会发现空间欠费了。续费再开通又要一阵子,这么一耗,想写的东西就都忘了。怎么一想写东西就欠费呢?还挺邪门的。

不过似乎也没什么邪门的。空间一年一交费,一年中我能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博客的次数,不会比男人逛海澜之家频繁。海澜之家这个神奇的品牌还在吗?我这博客这么多年了居然还在。有点感动。

其实也不是很知道为什么还留着这个博客,我也不写,以前的文章也没兴趣看,还得花着空间钱。可能是留个地方让我合理地扯会儿犊子?而且还在给我留言的人,虽然都从来没真正见过,头像和ID倒是特熟,都还一口一个师太的叫着。我跟你们说,我明年都三十了,还没嫁出去,八成儿是你们叫的。

我以前一直觉着我27岁会结婚,27岁之前的那几天我还在想,“27岁结婚”这件事是莫名其妙就种在我脑子里的,一定来自于命运的神奇之手,不会错的。没准儿男朋友把心一横,kua cha就求婚了。所以那几天我对他每一个下蹲、弯腰、低头的动作都投去了关切的目光。直到28岁生日过完,才发现自己多虑了。

不过说真心话,我并不是着急结婚。以前也一直觉着自己一定会结婚,现在长大了,懂事了,对压根儿不咋地的自己和特别残酷的世界都更了解了,就觉得自己能嫁出去这件事吧,赔率还挺高的。同时,我也是发自内心地对结婚没嘛欲望,我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有太多事儿要干了,谈恋爱几乎已经快到了我能负担的对另一个人的责任的极限了。结婚跟另一个人共同生活,我需要额外在生活和情感上投入的时间精力的量,和另一个人与我生活的节奏、习惯、内容等等变量的差异的线性回归函数成正相关。而这还是建立在两个人是以完全单独的个体为单位生活的假设上的。两个人共同生活产生的其他问题,比如财务投资,双方父母,子女教育,都还没考虑进去。这么想的话,你说吓人不吓人。

同样的道理,我以前也一直觉着自己一定会生孩子,因为我可太喜欢孩子了。但是现在吧,我觉着自己的人生都还没捣鼓清楚呢,我这么爱孩子,可真不舍得把他的也毁了。

不过这些也就说说。我写的时候都没走心,你也别往心里去。没准儿哪天我就挺着大肚子跟这儿晒出一张结婚证,都说不好。所以我上面说的,基本还是些废话啊。

 

已经是盛夏时节了,明年的春节又不远了。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吉祥如意,心想事成!

 

 

 

我回来了

续空间费的时候大猫老师问我,8月12号停的吗?对话发生在12月12号。

虽然去年平均产出。。。0篇,我还是把空间续上了。总觉着是和过去的一种维系,说白了就是恋旧。

下一篇更新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看着还有两个月又要过年了。那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新年寄语

智慧如我,上一篇博客的结尾已经预告了下一篇的遥遥无期。这不,都两年了!

 

从我建这个博客到现在居然都八年了,天啊。八年日本鬼子都被打不动了,我还在呢。不过可能依旧还是不太会更新。所以如果我还有读者的话,请务必不要期待。

 

给大家提前拜个早年。为了防止下一次更新又是两年后,把后两年的年也提前拜出来得了,省事儿。

 

*。*

 

 

 

 

未来是一阵春风

 

写毛笔字和练拳击是我最近在做的两件比较主要的事。有人说这俩差得太远,其实才不是了,你看古代那些牛逼的江湖中人很多都是舞文弄墨和舞刀弄剑一起来。从战略思想和指导方针的角度来讲,这两件事其实是高度一致的。我从这两件事中悟到了很多很多道理。比如我最近悟到的一个道理就是,在写毛笔字和练拳击时要尽量多悟一些道理,这样说出来显得自己很牛逼,同时可以合理偷懒和走神儿。

Continue reading "未来是一阵春风"

金秋十月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都特别喜欢十月,十月好像总是有很多加了下划线的日子去赋予特别的意义。然后在今年,所有的下划线都被undo了。我本来以为会觉着也没嘛,连输入从来没有改过的apple ID的密码都开始习惯是一个普通的数字组合。但是一早起来还真是有点恍惚。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所以在面对接下来全天的怅然若失时我统一对自己解释为没有睡醒。

Continue reading "金秋十月"

我主沉浮

这不过是寻常的一年里寻常的一个六月,路边的花开得特别好,饭馆儿里的吃的总是热腾腾的,要做的事情显赫地摆在眼前。不过生活还是有些偷偷摸摸的变化,比如这个写博客的胖妇女硕士毕了业,在阴郁地找着工作。最要命的是,好像不知道自己有多屌丝似的,这个妇女,她居然不知廉耻地单身了。 Continue reading "我主沉浮"

错和我

我成长过来的这23年,只犯过两个错,小错和大错。错过来的这一路显得特别崎岖,但也还平铺直叙。 Continue reading "错和我"

Page 1 of 212